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玄幻小說網 > 同人網游小說 > 楚臣最新章節

楚臣 第三十三章 論賭

楚臣 | 作者:更俗 | 更新時間:2018-10-12 17:59:50
推薦閱讀:黎明的前夜大盜賊籃壇教皇英雄聯盟:領袖之勛浣熊的終極進化網游無盡英雄無敵之窮途末路網游之亡靈神官灌籃高手之聯賽逐夢王者榮耀之無敵逆天外掛
    馮翊與孔熙榮同樣是玩了兩百把之后,孔熙榮手里的錢袋就明顯癟下去。
    李沖雖然說表面上不屑一顧,但眼睛卻一直關注著這邊,心里默默算著馮翊與孔熙榮的每一把輸贏,看上去每一把輸贏都雜亂無章,無跡可循,但累加起來,卻是馮翊贏多輸少。
    沈漾每日講授課業,雖然艱深晦澀,但多少還是有跡可循,而眼前這事,任李沖絞盡腦汁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韓謙看天色還早,也不管李沖、楊元溥的興趣都被勾起來,伸手將窗外的一支榆樹枝折斷,拿匕首削成一枚枚小拇指粗細的立方柱,在六個面上刻出點數來。
    “你這是在做什么?”馮翊轉過頭來看韓謙在小方塊上拿匕首尖扣出細數,又拿墨汁涂黑,好奇的問道
    “這也是一種投子,我幼時在楚州看別人玩過,比你們平時玩的五木戲要有趣一些,改日再教你。”韓謙將五枚骰子收入袍袖之中。
    擲骰子的玩法有簡單、有復雜。
    最簡單的玩法,就是兩人擲骰子比大小,只要在自己所用的骰子里灌鉛便能保證勝率,但這種做弊辦法時間久了還是容易被拆穿。
    除非自家開賭場,要不然到別人家聚賭,自備賭具怎么可能不叫人起疑心?
    而說到賭場,在當世則不是什么稀罕事物。
    前朝《刑統律》對設賭抽頭漁利者,就規定“計贓唯盜論,聚賭則籍沒其家浮財”等律法,對聚賭、設賭等事高壓禁打,以免破壞社會風氣。
    天佑帝開創楚國后,初期也是禁聚賭,但為籌錢糧兵餉,又或許是天佑帝本人比較好賭的緣故,從天佑帝四年開始,就特許金陵城及附屬州縣的十數家世家豪族可設賭局柜坊,以便從中抽稅。
    馮家就在金陵城中暗中控制著一家柜坊,主要以抽頭漁利;只可惜馮翊的賭技實在一般。
    由于當世博戲種類有限,要是哪家柜坊能多一種能歷經不衰的博戲,即便不在賭具上動手腳,也能在相當程度上聚客開源。
    韓謙暫時沒有精力去做其他事,又要為宅子多出的近五十口人生計發愁,而他父親也絕對不會讓他沾染博戲之事,那他就只能在馮翊身上多挖掘挖掘潛力了。
    馮翊哪里想到韓謙算計他這么多,驗證韓謙剛才所授之法管用,興奮之余拽住韓謙要看他所制的五枚新式投子。
    骰子刻一到六點數,相對兩面的點數相加等于七便可,玩法要比當世流行的五木戲更簡單,但玩法變化多樣,可兩人對玩,可多人同玩,可一人坐莊多人參與押大小,這才是柜坊聚斂賭客、問世后就經久不衰的好賭種。
    “好玩!”馮翊好賭,聽韓謙一說就明白玩法,問道,“這種投子可有必贏之術?”
    “要是逢賭必贏,還有何樂趣可言?”韓謙笑道,“再說,我今天傳授你這些博戲之法,你以后還會找我博戲?”
    韓謙心想灌鉛之類的小手段不告訴馮翊,想必整日想著坑騙賭客的柜坊,大概也會很快鉆研出來吧?
    “那有什么意思?”馮翊前程遠大,不可能參與馮家暗中控制的柜坊運營,見擲骰子沒有取巧之法,又或者韓謙知道卻不愿傳授他,就沒有多興趣。
    “別岔神!”孔熙榮還是不信馮翊真掌握什么必贏的“邪法”,催促馮翊繼續出投子賭勝負。
    “想贏,但不能總贏——你現在沒有必要再贏下去了!”韓謙跟馮翊說道。
    孔熙榮的黑子投率是完全隨機的,這時候馮翊將黑子投率改到其他數值范圍內,勝負也會跟著隨機起來,這時候看孔熙榮手里的錢袋時癟時裕,果然變得不分輸贏起來。
    “韓謙,馮翊出投子,到底有奧妙?”三皇子楊元溥好奇心徹底被鉤住,這一刻終于忍不住站起來問道。
    “殿下啊,卑職已經將此法賣給馮翊了啊,忌敢輕易毀諾?”韓謙微微一笑說道,“不過,殿下以后記得千萬不要跟馮翊玩這種投子博戲,這便是李家郎所謂的‘知者不博’!”
    聽了韓謙這話,李沖忍不住要翻白眼,心想不就剛才插了一句話,讓你這雜碎記恨到現在?
    “我還是不信有必贏之術,等課業時間過去,我拿錢物與你博戲——你們夜里都留下來飲宴。”楊元溥眼珠子一轉,對馮翊說道。
    馮翊自然需要能立刻多一個人供他驗證,說道:“郭大人那邊怕是不許?”
    “李沖,你去找郭榮說這事。”楊元溥吩咐李沖道。
    李沖哪里想到世妃的告誡,竟然都沒有管住一天,三皇子的注意力就又叫韓謙這雜碎勾過去了,他心里百般不愿,也只能出去找郭榮說這事。
    三皇子楊元溥要在侯府聚賭為樂,郭榮那邊怎么會阻攔?
    看李沖不情不愿的出去,韓謙心里一笑,安寧宮選他及馮翊、孔熙榮陪讀,用意不就是希望他們能將楊元溥帶入歧途嗎?
    不過,楊元溥此時留他們在侯府聚賭,是好奇心勝,還是用此法拉攏馮翊、孔熙榮的關系,則還要看他接下來的表現。
    李沖去而復返,郭榮的態度果然如韓謙所猜測,課業時間是天佑帝親自規定的,馮翊、韓謙、孔熙榮在下面打醬油,他都可以睜只眼閉只眼,但對楊元溥完全不加以管束,他交待不過去。
    何況侯府目前多出兩個天佑帝身邊的人盯著。
    而課業之外,楊元溥想要怎么玩樂,只要不拆天拆地,郭榮不加以管束,別人挑不了他的錯。
    何況三皇子楊元溥出宮就府,陛下還特地賞賜了八名樂工舞伎,都是供三皇子楊元溥玩樂消遣的。
    韓謙、馮翊、孔熙榮分派人回去稟報要留在侯府飲宴,待日頭剛降到城樓之上,就收拾書冊刀弓交給家兵收好,他們隨三皇子楊元溥去內宅飲宴聚賭去了。
    馮翊好賭,等不得酒宴開始,就在楊元溥寢居之地瀟湘院博戲。
    瀟湘院不大,但整棟院子地底挖空,燒炭取暖,極為奢侈;而作為三皇子的起居之地,也要比普通的火坑、夾墻燒火等取暖法更安全。
    韓謙他們走進瀟湘院,人在院子里還沒有進屋,就覺得暖意洋洋,實不知一天要燒得多少木炭。
    外臣不是不能進入內宅,但不能隨便,有規矩要守。
    特別楊元溥身為皇子,他內宅的女人除非將來賞賜出去,要不然連奴婢宮女,理論上都要算是他的女人,所以臨江侯府的內宅涉及到皇族血脈的純正,規矩更加嚴格。
    郭榮、宋莘還不知道傍晚時東院書堂里所發生的事,只是不動聲色的守在一旁看三皇子楊元溥與馮翊出黑白子博戲。
    韓謙看剛從天佑帝身邊調到侯府任事的二人,對眼前這一幕也是無可厚非,暗感他們的態度大概跟內侍省少監沈鶴沒有什么區別,他們過來只是保證侯府的奴婢不敢欺楊元溥,但顯然也不會冒著得罪安寧宮的風險,真心希望楊元溥去搏帝位的。
    說到底大家對年紀未滿十四歲的楊元溥都沒有信心,押注楊元溥的風險沒有人敢去承受。
    韓謙暗暗捏著袍袖里所藏的《疫水疏》,心里微微一嘆,老爹啊,你怎么就不能像其他人學聰明點呢?
    雖然將《疫水疏》拿出來給三皇子楊元溥奪功,是韓謙出的主意,但他主要也是怕他父親劍走偏鋒而不得不設法拖延罷了。
    真要有選擇,他并不想在局勢明朗之前,將這封《疫水疏》過早的拿出來。
    酒宴開始之前,楊元溥將一千枚錢都輸給馮翊。
    馮翊得意之極,高興的叮囑楊元溥:“殿下可不要先將消息傳出去,等我大殺四方,將這些年輸掉的錢財都贏回來,到時候請殿下去晚紅樓喝酒!”
    “你與韓謙約定,所贏之錢要分給韓謙一半。你剛從我這里贏走一千錢,也要記得分一半給韓謙。”楊元溥顯然也很是高興,不忘提醒馮翊給韓謙分贓。
    楊元溥又跟韓謙說道:“人智有限,各有專擅,因而李沖剛才所說的智者不博,還是有道理的……”
    李沖乍聽以為三皇子替他分辯,但三皇子這話是對韓謙說的,他越琢磨越不滋味,三皇子這是向韓謙請教的口氣。
    “殿下明鑒!”韓謙微微一笑說道。
    大家移到左首的院子里飲宴,郭榮、陳德以及今日新到侯府任事的兩人,也都被楊元溥邀入席中。
    宋莘雖然是侯府司記,但男女有別,只能站在一旁負責安排酒宴。
    “沈漾先生今日講授前朝鹽政,字如千金,不肯多說一句,你們可聽明白了?”在酒宴間楊元溥直接問出來,他也想著以后就算能避開別人的眼線,時間也絕對有限,而私下與韓謙頻頻接觸,更惹人起疑心,還是光明正大的公開詢問。
    “我聽了稀里糊涂,李家郎或許明白。”馮翊今天心情極好,特別是見三皇子楊元溥輸錢給他也不氣惱,對楊元溥頓時好感倍增。
    當然,馮翊這么說,也不是擠兌李沖,在他心目里,李沖是要比他、孔熙榮以及韓謙更有能耐——拋開派系之爭,李沖也確實是眾口所贊的“良子”。
    “……”李沖頭都要埋到桌案下,他明知道三皇子拋出這個問題,是指望韓謙回答的,但馮翊既然將話題拋過來,他怎么都不甘心直接轉給韓謙。
    就前朝鹽政鹽法之事,李沖下午也跟楊元溥討論了小半天,這會兒飲著酒,倒是說了一些,但還是沒有辦法將問題說透。
    “郭大人您覺得李沖說得如何呢?”楊元溥將話題拋給郭榮。
    “老奴這些年都在宮中侍候,可不知這些治國之事。”郭榮不動聲色的回道,他身為宮官,不妄議鹽法之事,卻也算守本分。
    韓謙見楊元溥視線轉過來,知道自己逃不過去,但為了盡可能消除安寧宮那邊的戒心,也是故意做出一副賣弄的姿態:
    “說來也巧,前朝鹽法之事,我昨天夜里剛聽我父親說過,殿下你還真是問對人了……”
    在生產力落后的當世,食鹽是最重要的工業商品。
    從千年之前的“鹽鐵論”始,鹽利就是中央財政最為重要的財源之一,常常能承擔五分之一甚至最高時達一半比例的中央財政收入來源。
    因此任何一家王朝,都不敢忽視鹽政。
    在前朝,鹽政之務要么由宰相兼領,要么由戶部尚書或同等層次的重臣兼領,便可見其重要性。
    雖然當世的工業體系極其簡陋粗糙,但以當世人的理緒,能將理清楚卻不容易——能理清楚又能很好掌控者,無一沒有能吏財臣的美謄。
    前朝鹽政實行官產官銷,要是籠統的去說,確實叫沒有經受經濟學訓練的人很難理解,但韓謙將鹽事分成“產、收、運、銷”四個環節去講則非常的淺顯易懂。
    畢竟當世的鹽政以夢境世界衡量,只能算最簡陋的官辦工業體系。
楚臣最新章節http://www.xhxiaoshuo.com/chuchen/,歡迎收藏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大盜賊籃壇教皇英雄聯盟:領袖之勛浣熊的終極進化網游無盡英雄無敵之窮途末路網游之亡靈神官灌籃高手之聯賽逐夢王者榮耀之無敵逆天外掛萌神信徒
福彩3d7码复式全年无错